<address id="91n99"></address>

              <address id="91n99"><listing id="91n99"><meter id="91n99"></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91n99"><nobr id="91n99"><th id="91n99"></th></nobr></form>

                Dentons 與大成之間的聯合現在生效。如需了解該事務所目前在全球的運營情況,請訪問 dentons.com。為方便客戶以及其他希望了解該事務所在中國的運營信息的人士,本網站將繼續保持公開幾個月。

                當前我國法院對獨立保函獨立性的認定規則

                作者:江榮卿、孔春桂、杜銳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獨立保函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獨立保函規定”)于2016年12月1日生效實施后,各級法院逐漸做出了獨立保函案件裁判,從實踐角度不斷豐富和詮釋獨立保函規定。雖然我國并非判例法國家,但通過研究各級法院裁判,分析總結獨立保函裁判規則,對于不斷厘清獨立保函的問題,具有重大參考意義。

                       本文主要以最高人民法院既有裁判為依據,聚焦于獨立保函審理的先決問題——獨立保函的認定,即介紹“什么樣的保函是獨立保函”這個問題,通過實證研究分析總結我國法院當前對獨立保函的認定規則。

                       一、尊重“當事人意思自治”的原則

                       法院對獨立保函案件的說理一般從對獨立保函的認定開始。但當事人對保函獨立性無爭議時,法院不會主動引用相關法律條文對此問題進行解釋闡述,[ 1 ]往往簡要地概括說明涉案保函是獨立保函。

                       如(2017)最高法民轄終264號“杜羅公司上訴案”,上訴人杜羅公司與被上訴人華銳公司對涉案保函見索即付的性質均無異議,當事人雙方均在己方說理中認可“涉案保函是見索即付保函”的前提。因此,最高法在說理部分的開頭用一句話對涉案保函定了性:“華銳公司是案涉保函的開立申請人,其申請原中行遼寧省分行向杜羅公司開立見索即付保函,根據保函文本內容,原中行遼寧省分行的付款義務獨立于基礎交易關系及保函申請法律關系,因此,上述保函可以確定為見索即付獨立保函?!?

                       又如公報案例(2017)最高法民再134號“東方置業案”,再審申請人東方置業公司、被申請人外經集團公司與第三人哥斯達黎加銀行對涉案保函和反擔保保函見索即付的性質均無異議,三方當事人在論證說理時均提及《見索即付保函統一規則》、《聯合國獨立保證與備用信用證公約》。因此,最高法是這樣認定涉案保函和反擔保保函的:“外經集團公司作為外經中美洲公司在國內的母公司,是涉案保函的開立申請人,其申請建行安徽省分行向哥斯達黎加銀行開立見索即付的反擔保保函,由哥斯達黎加銀行向受益人東方置業公司轉開履約保函。根據保函文本內容,哥斯達黎加銀行與建行安徽省分行的付款義務均獨立于基礎交易關系及保函申請法律關系,因此,上述保函可以確定為見索即付獨立保函,上述反擔保保函可以確定為見索即付獨立反擔保函?!?

                       由此可知,我國法院尊重當事人的意思自治。意思自治原則是整個民事法領域最為基礎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項原則,既然當事人都認可了保函的獨立性,在實際交易過程中也都接受和遵守,法院一般沒有必要打破當事人之間的默契。這樣的做法實際上也符合了民事訴訟法基本原則——不告不理原則。法院只能審理當事人提出的那部分訴訟事實和主張,不得主動審理超過當事人訴訟主張的部分。

                       二、依據獨立保函規定第3條進行認定的原則

                       如果當事人各方就保函獨立性存在爭議時,則法院此時會援引獨立保函規定第3條的規定加以認定解決爭議。

                       根據獨立保函規定第3條規定,在我國,“保函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當事人主張保函性質為獨立保函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保函未載明據以付款的單據和最高金額的除外:

                       (一)保函載明見索即付;

                       (二)保函載明適用國際商會《見索即付保函統一規則》等獨立保函交易示范規則;

                       (三)根據保函文本內容,開立人的付款義務獨立于基礎交易關系及保函申請法律關系,其僅承擔相符交單的付款責任。

                       當事人以獨立保函記載了對應的基礎交易為由,主張該保函性質為一般保證或連帶保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當事人主張獨立保函適用擔保法關于一般保證或連帶保證規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該條說明:1)獨立保函應載明據以付款的單據和最高金額,受益人提交據以付款的單據是獨立保函付款的發生事件之一,而最高金額是支付款項的范圍,缺少這二者之一將不能構成獨立保函;2)條文中出現的三種情形在學理上被稱為“擔保責任履行的獨立性條款”。獨立保函的獨立性是指雖然獨立保函產生的緣起是在先的基礎合同,但獨立保函的付款義務不受基礎合同的影響,開立人僅憑單函相符履行獨立保函項下付款義務,跟基礎合同無關,這是獨立保函見索即付、付款獨立于基礎合同的核心;3)獨立保函緣起于基礎合同交易,但它本質是單方允諾[ 2 ],不是雙方合同,和傳統保證合同中的一般保證或連帶保證不可混為一談。

                       如(2017)最高法民終647號“大連高金案”,上訴人高金公司認為涉案保函是獨立保函而另一上訴人工行星海支行持相反意見,當事人雙方對保函獨立性存在爭議。為了解決爭議,最高法援引獨立保函規定第3條規定,詳細論述了涉案的兩份保函均不是獨立保函:“首先,案涉《銀行保函》不屬于獨立保函,系《借款合同》的從合同。獨立保函,是指銀行或非銀行金融機構作為開立人,以書面形式向受益人出具的,同意在受益人請求付款并提交符合保函要求的單據時,向其支付特定款項或在保函最高金額內付款的承諾。獨立保函規定第三條第一款規定:‘保函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當事人主張保函性質為獨立保函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保函未載明據以付款的單據和最高金額的除外:(一)保函載明見索即付;(二)保函載明適用國際商會《見索即付保函統一規則》等獨立保函交易示范規則;(三)根據保函文本內容,開立人的付款義務獨立于基礎交易關系及保函申請法律關系,其僅承擔相符交單的付款責任?!摋l第三款規定:‘當事人主張獨立保函適用擔保法關于一般保證或連帶保證規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一,工行星海支行出具的兩份《銀行保函》均載明如德享公司出現違約事項,工行星海支行在收到高金公司索償通知后的7個法定工作日內無條件支付款項??梢?,工行星海支行承擔責任以德享公司違約為條件,不符合“見索即付”的法律特征。第二,獨立保函開立人的付款義務獨立于基礎交易關系及保函申請法律關系,其僅承擔相符交單的付款責任。獨立保函規定明確規定,‘當事人主張獨立保函適用擔保法關于一般保證或連帶保證規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案涉《銀行保函》載明‘以上擔保責任方式為連帶責任擔保方式’,而連帶責任保證為擔保法所規制的保證責任承擔方式,其前提為擔保合同作為借款合同的從合同。因此,在保函開立人的責任承擔方式上,案涉《銀行保函》也不具有獨立保函的法律特征。第三,高金公司起訴主張工行星海支行承擔的也是連帶保證責任,其向工行星海支行發出的《催告函》也載明‘向我司出具了一份承擔連帶責任的銀行保函’‘貴行出具保函,屬于《擔保法》規定的保證’。綜上,高金公司上訴主張案涉《銀行保函》為獨立保函,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一審判決認定‘保函具有獨立擔保的性質’有誤,本院予以糾正?!?

                       由此可知,我國法院認定獨立保函的核心,就是判斷保函中擔保責任履行(即付款責任)是否獨立于基礎合同,開立人是否僅承擔相符交單的付款責任。

                       前述案例中,工行星海支行出具的兩份《銀行保函》均載明如德享公司出現違約事項,工行星海支行在收到高金公司索償通知后的7個法定工作日內無條件支付款項。前述保函的文字表述被法院認定為工行星海支行承擔責任以德享公司違約為條件,不符合“見索即付”的法律特征。在實務中,保函的文字表述千變萬化。假如前述案例保函的文字表述為“工行星海支行在收到高金公司索償通知后的7個法定工作日內無條件支付款項,但此索償通知必須載明德享公司發生的具體違約事項”,筆者認為前述文字表述不應當被認定為工行星海支行承擔責任以德享公司違約為條件,相反保函已經具備“見索即付”的法律特征,因為“索償通知必須載明德享公司具體的違約事項”是針對受益人提交的索償通知的形式及文字表述的要求,而并非以保函開立申請人德享公司的違約為前提條件。

                       需要注意的是,有些類型的表述雖然表明擔保人承擔同主債務人一樣的第一順位的付款義務,但是不能被認為是擔保責任履行的獨立性條款。[ 3 ]如“貸款人有權要求承諾人履行承諾而無需先向借款人或者其他擔保人索償”,或者“作為主(要)債務人”、“第一債務人”、“承擔第一位的擔保責任”。這些表述僅說明擔保人不享有先訴抗辯權,并不能說明擔保人履行擔保責任獨立于基礎合同的?!稉7ā返?8條第2款規定,連帶責任保證的債務人在主合同規定的債務履行期屆滿沒有履行債務的,債權人可以要求債務人履行債務,也可以要求保證人在其保證范圍內承擔保證責任。因而,在傳統連帶責任保證中,保證人也可以被稱為“第一債務人”。所以,類似“第一債務人”的表述并不能證明該條款是擔保責任履行的獨立性條款,也不能得出該保函是獨立保函的結論。

                       三、獨立性條款與從屬性條款并存時做出有利于受益人的解釋的原則

                       獨立保函規定出臺以前,無涉外因素的保函中獨立性條款與從屬性條款并存不是個問題,因為實踐中法院以涉外性來衡量保函獨立與否,只要保函不具備涉外性,則無論保函文本如何表述,法院均否認國內保函的獨立性。但獨立保函規定出臺后,認定此類的保函獨立性就存在爭議了。但中國法院判例顯示,在獨立性條款與沖屬性條款并存時,就保函的獨立性問題,中國法院會做出有利于受益人的解釋。

                       如(2014)武海法商字第00823號“北海船務案”(2017年9月7日宣判),原告北海船務與被告光大銀行對涉案保函性質有爭議。涉案保函一方面表明光大銀行“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另一方面又承諾光大銀行將于收到北海船務要求退款的書面請求后十個工作日內向北海船務支付保函項下款項。法院認為,“《預付款保函》第1條所稱光大銀行在熔盛公司應當退還北海公司支付的進度款時,光大銀行將承擔‘連帶保證責任’這一措辭,與該保函第2條所設立的北海公司交單、光大銀行審單后付款義務相矛盾,但該保函系光大銀行所開立,其作為專業金融機構,理應清晰地表明保函的性質,否則因保函條款理解而產生爭議時,應作有利于受益人,即北海公司的解釋。雖然北海公司在保函規定未頒布前,要求光大銀行承擔連帶保證責任,但在該解釋頒布后,已據此要求光大銀行承擔獨立保函責任,應以此作為最終的判斷依據?!弊罱K法院認定涉案保函是獨立保函并作出支持受益人的判決。

                       雖然本案判決并非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的,但也代表了實踐中部分法院的觀點,具有一定參考價值。由于獨立保函的完整法律關系中,上游還涉及申請人與開立人的保函開立申請關系,因此,如果在保函開立申請法律文件中并未明確開立人受托向受益人開立的保函為獨立保函,申請人與開立人亦就此無明確意思表示,而在開立人和受益人的保函法律關系中,若中國法院遵從“獨立性條款與從屬性條款并存時做出有利于受益人的解釋”的審判原則,開立人賠付受益人后,向申請人的追償權,將受到巨大挑戰。

                       通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就獨立保函認定問題,截至本文發表之日,我國法院在審判實踐中通常會遵從尊重“當事人意思自治”的原則、依據獨立保函規定第3條進行認定的原則以及獨立性條款與從屬性條款并存時做出有利于受益人的解釋的原則。隨著獨立保函案例的不斷豐富,相信不斷釋出的我國法院裁判,將會從審判實踐角度不斷豐富和詮釋獨立保函規定。



                [ 1 ] 張陽、張亮:《關于獨立保函獨立性的實證研究》,載《中國海商法研究》2018年第29卷第1期,第87頁。
                [ 2 ] 高祥主編:《獨立擔保法律問題研究》,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5年版,第51頁。
                [ 3 ] 高祥主編:《獨立擔保法律問題研究》,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 2015年版,第 67頁。

                一夜暴富发横财的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