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91n99"></address>

              <address id="91n99"><listing id="91n99"><meter id="91n99"></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91n99"><nobr id="91n99"><th id="91n99"></th></nobr></form>

                Dentons 與大成之間的聯合現在生效。如需了解該事務所目前在全球的運營情況,請訪問 dentons.com。為方便客戶以及其他希望了解該事務所在中國的運營信息的人士,本網站將繼續保持公開幾個月。

                企業股權激勵模式分析及適用選擇

                     隨著知名企業華為、阿里巴巴等都把股權激勵做到了極致,越來越多的企業創始人都愿意釋放格局,把股權拿出來做激勵來吸引和留住優秀人才。很多企業在驚嘆華為成功的同時,也都開始關注其通過工會持股采取的虛擬股票激勵模式,但華為這種模式并不適用于每一個企業,如果用錯甚至會帶來災難性的后果。股權激勵的模式細分下來那么多,哪種才最適合自己的企業呢?選錯了模式,可能會影響到企業的融資、上市進程。

                     以近期上市的大名鼎鼎的“三只松鼠”為例,自2012年成立以來,在6年的時間里做到銷售規模超百億中國最大的食品電商企業。其在創業初期并沒有實施股權激勵,松鼠的創始人章燎原在股權方面是出了名的“一毛不拔”。

                       章燎原在2016年末新成立一個有限合伙企業作為員工持股平臺,GP為章燎原本人,員工通過LP持股,覆蓋激勵對象164人,持股平臺占公司總股比例僅為1.96%。從公司長期的發展目標而言,這樣持股安排并不合理,也導致生產管理過程中員工主觀能動性不夠頻頻出現質量問題,這也導致松鼠在資本市場大門徘徊許久,2017年時還曾被取消審核。

                       激勵模式選擇錯誤,最終會影響到企業的融資及上市進程。因此,律師在為企業設計股權激勵方案時,選擇好正確的股權激勵模式至關重要。

                       目前所有的股權激勵模式中,可以歸為獎金類和股權類兩大類。


                一、獎金類:

                       獎金類股權激勵模式主要包括分紅權、股票增值權、虛擬股票這三種模式,其實質并不屬于股權范疇,所謂“股”僅為計算獎金的依據,通過支付現金收益給予員工激勵。員工依據上述激勵模式最終不會成為企業的股東,僅享有根據業績、公司價值取得所謂“分紅”的權利,獎金類激勵模式更注重現實利益的激勵,而員工不會享受未來股權增值的超額收益。

                       這類激勵模式的好處是不用解決股票來源問題,施行起來不會影響公司的股權結構。但基于協議安排的權利與法定權利相比,給員工的感覺具有一定的虛無感,與我們“落袋為安”的傳統思維不符。并且激勵對象在取得“分紅”時,其實質是工資、薪金所得,適用差額累進稅率為3-45%。而公司法、稅法中真正的股息紅利收入,其稅率固定為20%。因此,在“分紅”較大時,獎金類的激勵方式會讓員工繳納過多的稅款,激勵效果會打折扣。

                       此外,獎金類最為流行的虛擬股票模式缺點也很顯著,采取虛擬股票激勵之后,會對企業上市、融資造成障礙。企業上市的重要前提之一是股權清晰,不存在權屬糾紛風險。而采用虛擬股票激勵方式的公司其工商登記股東和虛擬股票持有人之間存在不一致,虛擬股票如何轉化為實股目前并沒有好的解決方式,在企業具備一定規模的情況下,采取轉讓方式還原股權可能會產生巨大稅費。并且,對企業而言,收益以現金方式結算會影響企業的現金流。對激勵對象而言,虛擬股票獲得的收益要依照個人工資、薪金所得納稅,稅負成本增加。不可否認,華為的虛擬股票激勵制度是成功的,但也正是因為這種制度,華為公司員工手中的虛擬股票如何轉化為實股會是一個巨大的難題,成為其登陸資本市場的障礙。

                       因此,所謂“前期虛擬、后期實股”的動態理想激勵模式可能僅存于紙面上,企業發展突飛猛進,如前期選擇錯誤模式,中途糾錯是不易的。


                二、股權類:

                       實股、期權、限制性股票一般歸類為股權類激勵模式,股權類模式中,員工可以取得現實股票,能夠解決“落袋為安”的感受問題,員工可以享受股票未來升值的超額收益。上市公司股權激勵采用的均是股權類模式,這也就是阿里等企業上市后造就了若干個千萬甚至億萬富翁的原因。

                       實際上,現代公司的所有權與經營權的分離,必定會造成股東與經理人之間的利益沖突。經理人尋求自我滿足、幸福、快樂的最大化與公司利益的最大化相沖突,為此公司必須投入成本使經理人有動力為公司股東謀求利益,這就是代理成本,即為降低代理人風險所要付出的成本。其中包括:(1)股東的監督成本:行使控制權、聘用審計、編制預算而發生的費用;(2)經理人的自我約束成本:會計、考核、規章制度等;(3)剩余利益的損失:股東向經理人讓渡本屬于自己的剩余利益,這也正是股權激勵的經濟學依據。

                       此外,股權類激勵模式還能享受國家給予的稅收優惠政策。依據《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完善股權激勵和技術入股有關所得稅政策的通知》(財稅〔2016〕101號)的規定,非上市公司授予本公司員工的股票期權、股權期權、限制性股票和股權獎勵,符合規定條件的,經向主管稅務機關備案,可實行遞延納稅政策,即員工在取得股權激勵時可暫不納稅,遞延至轉讓該股權時納稅;股權轉讓時,按照股權轉讓收入減除股權取得成本以及合理稅費后的差額,適用“財產轉讓所得”項目,按照20%的稅率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即,員工原本在取得股權階段即需要繳納的稅費,遞延至以后出售時繳納,兩道稅變為一道稅,這一政策能夠緩解初創公司員工的“囊中羞澀”。

                       在企業選擇股權激勵模式的時候,不同的模式各有側重,上述模式也可以疊加適用。對于中小企業而言,如果未來有計劃登陸資本市場,首先應當避免選擇股權結構不清晰、容易產生股權權屬糾紛風險隱患的模式,如虛擬股票、分紅權等模式。其次,如企業選擇現金類的股權激勵,其更注重現實利益所帶來的激勵效果,如企業處于成長期尚未形成主要盈利,應當慎重選擇分紅權、股票增值權等模式,恐其無法帶來實際效果。

                       在為企業選擇和設計股權激勵模式時,應選擇出正確的股權激勵模式,才能避免企業的股權這一稀缺資源被浪費。


                一夜暴富发横财的预兆